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博登录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007双仔星社区

快捷导航
查看: 573|回复: 0

中年妈妈夺全运会首金:平时对战男队,为踢球在家装监控顾娃_汤静怡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3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125 天

    连续签到: 27 天

    [LV.10]博士研究生IIIII

    5万

    贡献

    0

    好友

    1万

    金币

    管理员

    10000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94981

    最佳新人正式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灌水之王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QQ
    发表于 2021-11-2 12:13: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您注册我网全免费论坛会员!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原标题:中年妈妈夺全运会首金:平时对战男队,为踢球在家装监控顾娃
      摘要:今年6月,陕西全运会的第一枚金牌颁给了一群平均年龄超过40岁的女人,她们在群众组五人制女子足球(老将组)项目中,代表广东队获得冠军。和很多代表队情况不同,她们不是为了参赛临时组队。因为喜欢踢球,从2015年开始,这些女人就每周抽出至少两个晚上,在球场上奔跑。

      她们多数没有做过专业运动员,只在幼年的课余时间学过几年球,之后便远离足球圈,走向不同的人生。她们中有美容师、公务员、销售员、保安、老师,每一个人也都是孩子的妈妈。人到中年,她们在工作、家庭中忙碌和挣扎,出来踢球要战胜更多的困难和反对。

      文| 邹帅

      编辑| 毛翊君

      剪辑| 沙子涵

      只有男对手

      开始踢球了。这里是湛江赤坎区的一处田径场,年轻男生和训练中的孩子包揽了足球场中的三块区域,剩余的一处场地里,几位奔跑的中年女人格外显眼。

      她们今天是穿着白色球服的女队,正对战一群爱好足球的中年男人。47岁的汤静怡带着球在场上穿梭,时不时做出一个假动作引诱敌人,成功后就把球踢向不同的方向。她是队里最瘦小的那个,身高不到1米6,但是速度快,身手灵活,是进球的好手。

      一位队友拿到了球,很快又传给了在前方的汤静怡,两位对手扑了上来,汤静怡没有犹豫,迅速往前带了带,飞起一脚射门。球进了,她跳起来比了个“耶”。

      不久后,意外发生了,46岁的庞开新刚上场就受了伤,躺在地上蜷起来,手捂住脚背。她个头小,抢球的时候男人力气使大了,瞬间把她踢倒在地。

      坐在场边,她把球鞋缓慢脱下,喷上红褐色药水,表情痛苦,反复念叨:“男女身体不同”。这群对手她们不太熟悉,平时没怎么一起踢过球,对方也不太习惯收着力踢,女队里时不时有人被撞倒。

      但没有其他办法。在湛江,她们只能跟男队踢,找不到其他对手——女性业余爱好者太少了。在一起踢了几年后,这群平均年龄超过40岁的女人已经可以奔跑2个小时不下场,默契度也难以超越。
      这群中年女子球队和男队在比赛中。邹帅摄

      仅有的两次对战女队,一次对手是外地来的,20多人轮流上场,她们还是大比分获胜,还有一次是和当地一所高中的女子足球队,几乎踢得对方溃不成军。之后就更没有女队跟她们踢了。

      这支队伍的聚集并不容易。平时踢球的日子被固定在周二和周五,晚上7点到9点。她们要从公司、学校、电脑城、保安亭,或者是政府大楼匆匆出发,回家扒拉两口饭,路程遥远的人干脆就吃一个面包,然后带着球衣球鞋赶到球场。

      其他时间还想踢的话,就要提前在群里约,来不了也不要紧。她们清楚这个年纪的处境,总会强调,“上有老下有小,家庭优先,能来就来,原则是自愿”。

      有位队员39岁,在当地做保安,通常从早上8点工作到下午4点,每月休息4天。丈夫常年在外打工,初二的儿子和小学的女儿全靠她照顾。买菜做饭,安排一日三餐,接孩子放学,完成这一切后她才能去球场。客厅和房间都被她装上了监控,下场休息时总要看看孩子们是不是安全,有没有在做作业。
      当保安的队员。邹帅摄

      这不是传统意义上人员固定的球队。想踢的人随时可以加入,没空了或许就很久不来。她们更像一群聚集在一起的业余足球爱好者,甚至也没认真起过队名,一开始就叫“快乐踢球”,后来以谁的名义打比赛,就叫什么队。

      绝大多数时间,她们都在跟不同的男队踢“友谊赛”,也不用记分。其中一支男队每周二固定陪她们比赛,已经保持了好几年。在这种相互熟悉的情况里,踢球、抢球之间彼此都留有余地,很少有人受伤。有没有进步不重要,开心踢球才是她们的唯一目的。哪一方进了球,对手就做个俯卧撑,也不用太标准,手挨地就行。

      久别重逢

      故事的起点是,6年前一位叫谢文珍的公司文员患了划痕性荨麻疹,身上总是痒。药一包包不间断往下喝,但也没多大作用,很多爱吃的东西都要戒掉,化妆品也不能涂,她觉得日子快要没有什么乐趣可言。

      她想找点别的办法,重新获得对生活的控制。一个想法在脑子里闪过,要不,重回球场踢球吧?

      谢文珍今年37岁,在这支足球队里算是年龄最小的,在湛江赤坎区读到小学三年级时,区里的足球教练到她学校选人,也说不清是跑得快还是动作灵敏,很快她就被选中了。她踢了六七年,代表湛江市参加过省运会、锦标赛,也拿过冠军,之后有些倦了,选择去一所职业中学读计算机。

      后来她毕业,找工作,按部就班地结婚,生孩子,足球变成漫长人生里一个遥远的回忆。有时候谢文珍看到家族里孩子很多,也会想要不要把他们组织起来,教教足球?但她从来没有付诸实践,时间很快就被其他事情占据。

      直到这一次。谢文珍觉得,是常年久坐不运动,让她的身体越来越虚弱,只要免疫力增强了,荨麻疹等很多疾病都会迎刃而解。

      她找出当年区队队友的电话,一个个打过去,也让队友帮忙找人。每个人接起电话都是明显惊讶:“踢球?我行吗?跑不动喔。”“没关系啦,玩嘛,出来锻炼身体。”这么简单说两句,几乎所有人都答应了。

      第一次踢球是在2015年冬天的一个晚上,还是7点钟,十几个女人来到了足球场上。很多人多年没见,聚在一起聊个不停,话题关于家庭、孩子、工作。回忆起来,她们只记得大笑了太多次。但几乎所有人都跑不动了,上场五分钟就要下去歇半小时,球送到脚边还是够不到,冲着队友大声喊:“你踢得再近一点啊!”
    84693948520145b5aea27c5c312ccf8f.jpeg
      聚集在训练场的队员们。邹帅摄

      她们确实都太多年没有运动了。跟谢文珍的经历相似,这些女人基本都不是专业运动员,只是曾利用课余时间踢过几年,代表湛江参加过省里的比赛,尝过足球带来的欢乐,但最后还是远离足球圈,走向不同的人生。

      庞开新就是个头太小,看不到进省队的希望,后来做了很多年电脑销售,朝九晚六;那位做保安的队员曾经是家庭主妇,也在工厂干过;还有人成了体育老师。队里个子最小却是进球好手的汤静怡选择早早退役,因为觉得新教练训练太苦,想起足球就厌烦,不再有快乐,毕业后学习美容,开了家美容院,八张床位,从早忙到晚。

      场上队长谭华燕几乎是唯一在坚持踢球的人,她身体素质好,初一时被举重、田径还有足球教练同时选中,最后选择了足球。因为家里条件不好,曲折中离开了球队又被教练找回来,18岁进了广东省队,直到2006年上升空间有限后选择退役。

      她一度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为了养活自己,她卖服装,在工厂做女工,业绩都不错,但还是很想踢球。只要有机会,哪怕是为期几个月的短暂组队,她也会辞掉工作去参加。平时有空她也会出来踢球,但她很多年都没有找到女性同伴,直到这支队伍出现。

      第一次踢完球后,谢文珍累得差点起不来床,感觉像是被人打了一顿。上公交车的时候,她缓慢抬起腿,一点也不敢弯曲,否则就会剧痛,路过的人投来诧异的眼光,以为她受了什么重伤。后来她打开群聊,发现所有人都在诉说身体的痛楚。

      尽管如此,她们还是感觉那个晚上太美好了。很难形容那种感觉,隔了十几二十年,重新开始踢了一次以后,突然变得一发不可收拾,好像那个瘾一直都在体内,但被忽略了好多年。她们约定,以后每周至少抽出两个晚上,回到球场上。

      人来人往

      时间久了,和谢文珍不是同一批的师姐、师妹也渐渐知道了这个队伍的存在,越来越多人加进群里,最多时超过50人,能经常来踢球的也有20多位。

      有时候,谢文珍觉得工作压力大,或者因为某些家庭矛盾不开心的时候,出来踢一踢球,吼上两嗓子,感觉整个人真的松弛了下来。如果说小时候踢球是众多快乐中的一种,到了这个年纪,它几乎是唯一真正属于自己的乐趣,很快成为她们短暂离开现实生活的一个出口。

      大家都盼着那些日子到来,就像小时候等待放假一样。如果突然打雷下暴雨踢不了球,群里很快被各种表达失落的语句刷屏,脏话也不时飙出。

      有一次,当地一家开发商女老板从球场路过,看见这群在球场上奔跑的女人,觉得非常惊奇。她见过很多中年爱好者组成的男队,但第一次见到女队。她邀请她们以公司的名义去打一些民间比赛,有训练费,有奖金,想找工作的人也可以入职公司。她觉得这是一种对公司的宣传。

      女人们从没想过打比赛,更没想过用这种方式来赚钱。但她们非常怀念小时候那种充满好胜心、肾上激素被调动起来的状态。很快,有十几个人愿意加入。她们正式组了一支队伍,在接近两年的时间里,偶尔以这家公司的名义参加比赛,空余时间还是谁想踢就来球场。
      队员在场地做拉伸。邹帅摄

      2017年,她们第一次真正参加湛江市的民间组织的公开赛。和以往一样,除了她们都是男队。没有人想输给女队,觉得会十分丢脸。男对手们都使足了力气往下踢,她们时不时就有人受伤,汤静怡一场能被撞倒四五次。最终她们只进了八强,没能进四强。

      输了她们会围坐在球场进行分析,有时谢文珍感觉,彷佛真的回到二十多年前的那些日子。但赢了球,就不会像年幼时那样去聚餐庆祝了。实际上,她们很少会在一起吃饭,每次踢完球,很多人就要匆匆赶回家照顾孩子。

      几年过去,来踢球的人也在慢慢变少。庞开新父亲病逝后,孩子也去上大学了,这两年才终于可以每周留出两三天时间给自己。只要不受伤,丈夫就支持她踢球,她觉得自己的情况算是好的,“不是每个老公都会支持的,他们大多是传统的想法:工作也是你,带娃也是你,家务也是你,对不对?”

      有人在丈夫出差回来时要去踢球,让丈夫煮饭,对方会带着嘲讽的语气说:你踢球好重要哦?吵得最激烈的是47岁的汤静怡,她甚至没有告诉丈夫自己去参加全运会的事情,直到比赛直播了两场,在湛江当地引起了很大关注,丈夫才知道。

      在汤静怡丈夫眼里,踢球会耽误她带孩子,会晒黑,变丑,让人变得粗鲁,他一直都在反对。但汤静怡绝不妥协,她觉得不能因为嫁了人,就被剥夺了自由,那是最重要的东西。

      两个人断断续续吵了好几年,后来汤静怡在2018年创办了自己的足球俱乐部,要花更多的时间在踢球上,吵架的频率更高了,严重的时候可能好几天都不说话。两个月前,她刚刚把开了20多年的美容院彻底关了,专心运营这家俱乐部。让更多的小朋友踢球,成了她的新工作。
      一直坚持踢球的三位队员。邹帅摄

      如今能固定来的人只剩下8个左右,也就是最后去参加全运会的队员。有人负伤,有人出差,这两天能到场与男队对战的人更少了。对手还有很多人在场边等着上场,但她们只能在场上一直跑着,几乎没有人可以替补。有队员受伤后,只能叫来一位男教练员代替。

      重拾愿望

      今年举办的第十四届全运会增设了群众组女子足球项目,以县、区或县处级以下的街道、乡镇等为单位组队。老将组的报名年龄要求是从37岁到60岁,湛江足球协会的主席很快找到汤静怡,希望以她们为主要班底,组建“广东省湛江市赤坎区”战队,代表广东参赛。

      但这支战队缺了守门员。以前的守门员那时刚生完二胎,还没有断奶。在41岁的年纪,她需要更长的恢复期,觉得无法参加这样对抗激烈的比赛。汤静怡尝试找了以前同批的队友,但对方太久没有打球,试着练了几次,确实不行,最后只能再去找原先这位守门员。

      这位守门员还是拒绝了,直到5月份报名快要截止前,一通电话又打过来。她按了免提,丈夫刚好在旁边。电话结束之后,丈夫反而开始劝她参赛。以前闲聊时,丈夫也听她提起,但不知道原来她是那么重要的位置。
      守门员在奋力挡球。讲述者供图

      对于每个年少时踢球的人来说,或多或少都有过参加全国性比赛、拿冠军的梦。到了这个年纪,以后更没有这种机会了。这位队员最后因此同意了。为期两周的集训期,她将母亲和孩子留在体育馆旁的酒店,每隔三个小时跑去喂一次奶。临出发去比赛时,她又狠下心给他断了奶。

      大部分的群众赛事活动一般在全运会开幕式之前就会完赛,今年6月,她们中最常来踢球的8个人,加上当地一间俱乐部的4名成员组成队伍,前往群众组五人女足举办比赛的场地——贵州省黔西南州兴义市。

      比赛是积分制,几乎一天都有一场。到了这个年纪,每个人都积攒下来了一些旧伤,每场比赛结束,随行的队医就会轮番给她们做针灸,打绷带,从未间断。

      前四场比赛,广东队都非常顺畅地以较大的比分获胜。今年是群众女足赛事的第一届,留给各省份准备的时间非常短暂,大多数都是在参赛前临时组的队,而广东队已经积攒了6年的默契。

      她们清楚队友的走位,不用喊,也不用花太多时间去回看。很多球都是顺畅的一脚球,谭华燕传给汤静怡,汤静怡再传中给谢文珍,谢文珍立刻凌空打入,广东队顺利得分,很快连赢四场。

      但6月13日,与天津队的最终对决在每个人的记忆里都是惊险的。开局才4分钟,她们就先丢了一个球,这种情况从未发生过。对方的战术让她们没有反应过来,高大的身材也在她们面前形成优势。球踢到激烈处,她们经常被对方击倒,汤静怡一共倒地5次,谢文珍也中途受伤,下场接受治疗。

      但给广东队带来了不少罚点球的机会。谭华燕得到队友传来的球,毫不犹豫一脚射门,比分终于拉平。最终,她们以8:4的比分夺冠。离开省队前,谭华燕参加过一些全国性的比赛,但从来没有拿过冠军。心里的那丝遗憾在很多年后意外得到了填补。
      队员们在全运会比赛中。讲述者供图

      回到湛江后,她们还是和以前一样每周奔波在球场上,不用再为了参赛训练,又变成只为快乐踢球。她们在湛江也越来越有名气,很多人来约球。走在球场外,有人认出她们,夸赞她们为广东争下第一次女子足球历史上的首金。

      一些人的生活早在全运会之前就发生了改变。谢文珍不做文员了,如今是湛江体校的足球教练,最近总在广州培训。谭华燕成了当地一间小学的体育老师,每天带着小朋友在操场奔跑。

      汤静怡也变得更加忙碌,最近有8间学校找她合作,俱乐部要去这些学校训练小朋友。忙不过来的时候,她就紧急向这些队友求助。当年她决定不再踢球时,教练觉得异常可惜,也常跟后来的学员们提起她。如果坚持下去,或许她会走得很远。

      我问汤静怡,会觉得遗憾吗?她的答案一直是,遗憾。但不是因为没有进专业队,没有拿过大奖,而是错失了中间没踢球的那二十多年的快乐。
    嗯,今天心情不错,我签到啦。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朋友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7 下一条

    客服热线
    0769-85566851 周一至周五:09:00 - 21:00
    公司地址:广东省东莞市虎门镇南栅富民路35号101室

    【007双仔星台湾槟榔】创店于2005年,专业经营台湾槟榔,槟榔批发等项目,网站提供内容分享,以及超清4k视频下载,每天更新推送最新内容,好资源一网拖打尽。

    技术支持:   X3.4© 2014-2022 007双仔星台湾槟榔

    申请友链|小黑屋|手机版|免责声明|返回论坛社区|007双仔星台湾槟榔 ( 粤ICP备16026457号 )

    GMT+8, 2022-5-21 04:20 , 本站严禁提供任何带露点色情,违法内容的影片!欢迎大家监督,或内容如有侵权,邮件至:3gee@163.com管理员删除。本站所有资源来源于网友学习和交流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